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遵义寻亲会举行两个被拐贵州娃寻亲成功

时间:2018-11-05 10:05: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2次

遵义寻亲会举行两个被拐“贵州娃”寻亲成功

据中国之声《晚高峰》报道,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每个孩子都企盼今天能在父母的陪伴之下,度过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可是对于那些少小走失,或者是被拐的孩子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梦而已。

今天在“2014宝贝回家,遵义寻亲会”上,两个从小就被拐卖的“贵州娃”,终于实现梦想,找到了自己的亲身父母。

现场主持人:我要站在你们这个家庭当中,郑重的宣布一下,贵州省打拐办经DNA鉴定,苏佳铭的血样与陈世友、方金婵血样,所检的遗传标准符合遗传规律,他们是一家人。

今年20岁的苏佳铭,老家在贵州省清镇市,在4岁的时候,他被人拐卖到福建省,苏佳铭从养母的口中得知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贵州人,于是他多次到上寻找亲身父母,由于对家乡的信息记忆不清楚,总是没能成功。

苏佳铭:在广东打工,拐过很多地方,我先陪他们一个月,然后回去,然后经常回来。我在我养父母那边,这几年都没有去我养父母家里住,都是自己租房住的,因为我跟他们关系不好。

苏佳铭的母亲方金婵多年来也一直在寻找儿子。她们还多次到广东、福建等地去寻找,却一直没有儿子的消息,只能在梦中和儿子相聚。

苏佳铭母亲:我想我儿子能回到我身边,我一直想他回来,就是找不着,我在梦中经常梦到他长大了。

当天从福建到遵义寻亲的杨小松,也找到了亲身父母。杨小松的父母在遵义市桐梓县农村,他也是从小就被拐卖到了福建。父母多次寻找,但是没有结果。找到亲身父母杨晓松很高兴,但是杨晓松还是决定回福建,因为还对养父母有恩情。

杨晓松:可能会回福建吧。我那边也有父母,我那边父母只有我一个人,那他养我的,他也会伤心,而且他们也年纪大了,六十多岁了。

苏佳铭和杨晓松的父母是幸运的,而来到今天寻亲会现场的还有600多位家长。他们来自贵州省的各地区,寻找孩子的家长杨国富说,他的两个孩子在遵义火车站丢失,丢失的时间分别是1989年和1991年,他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所有的存款,现在还是没有消息,今天他们还将两个孩子小时候的相片放大,到处张贴。

现场有许多家长由于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情绪十分低落,遵义市民晏远贞的两个孩子被拐卖了,她的希望就是找到孩子。

晏远贞:我是当母亲的,我对不起他,我想看到他,他在那里,过得好还是不好,我都不知道,我想他能早日回到我身边,我活着一天我想见他一面,我只要活一天,我都要找他。

据宝贝回家寻子站志愿者念念介绍,他们经过数月准备,志愿者们通过数据比对和信息查询,筛选出了13名疑似在遵义境内被拐或者是走失的孩子。在社会爱心企业的支持帮助下,来到遵义寻亲。

这13名青年大多数已经被拐了10多年,他们凭借模糊记忆在宝贝回家寻子站上发帖寻亲。同时,他们还展出了从络上收集整理的100多位疑似贵州籍被拐、走失儿童的详细信息,供丢失孩子的家长们辨认。

念念:下一步,这些没有找到家的孩子,我们会和他一起继续努力,目前为止我们站成功的案例应该有将近一千个了。也希望所有的失踪儿童的家长,能够尽快到他们所在地的公安局的打拐办去采集DNA,因为DNA是鉴定他们所谓亲子关系准确科学的方法,很多家长都还不知道这个信息。

对于骨肉至亲来说,如果说生离死别是一种沉痛打击的话,下落不明、生死未卜那就意味着无休止的折磨,而家长只能抱着仅有的一线希望,去寻找他们的孩子,为此他们不惜倾家荡产、四处寻找。然而,他们能力是有限的,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纵然是肝肠寸断、身心俱疲,依然没有办法找到自己流落在外的亲生骨肉。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孩子流落街头,甚至沦为他人挣昧心钱的工具,而这些可怜的孩子,既没有过去,也看不见未来。

在这里,我们呼吁,如果您遇到路边流浪、乞讨的孩子,请尽可能留意这些孩子的信息,比如年龄、相貌特征、住址等等,然后,和公安部门联系,供全国各地被拐孩子的家长辨认。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祝你们节日快乐!

国际货代
镀锌拉条
北京印刷公司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信阳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