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异界海盗王 百六十四章 晚宴 二

时间:2020-02-15 20:26: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异界海盗王 百六十四章 晚宴 二

百六十四章晚宴(二)

唐杰不知道玛格丽特为什么突然间来和自己搭讪,但他不敢大意,想了想,然后便笑着説道:“我只不过在説一些过了时的笑话罢了,想不到伯爵夫人也有兴趣听吗?”。

玛格丽特微笑着説道:“你不説,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兴趣呢?”

唐杰摊开了手,便开始説起他前世听到过的一些笑话,好在他这个人平日里虽然习武成性,但是性格也颇为开朗风趣,説起笑话来像连珠炮一样,一个接一个,倒把阿加莎和玛格丽特逗得咯咯直笑,花枝乱颤。

站在不远处的莉迪亚今天一身性感褶裙盛装,她目光闪烁的看着唐杰和阿加莎等人,神情阴郁,默然不语。

这位年轻的贵族母亲虽然已经结婚,虽然家中已经有丈夫xiǎo孩,可是****之心不减,面首和入幕之宾多如过江之鲫,是帝都有名的****少妇,而她的丈夫自己也是个****男子,喜和美女厮混,他们两人互相之间都有各自的****,只不过都不干涉对方。

这是帝都贵族阶层的一种特有的约定俗成的风俗,指望这些贵族夫妻之间互相忠贞以待,那是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情。

在这个上流社会中,结了婚有****不是耻辱的事情,相反,如果一个人结了婚,无论这个人是男是女,他们如果没有自己的****,那才是咄咄逼人的怪事,要被人背后嚼舌头嗤笑。

这位年轻的贵族少妇赶到帝都的时候比较晚,没有赶上莉迪亚和普尔米拉大闹港口的事情,她来的时候听人説起这个海盗説得神乎其神,可今日一见,顿时有见面不如闻名之感。

莉迪亚听见身旁少妇很八卦的説着话,她的脸色越发的阴霾,嘴角微微一翘,她説道:“米歇尔

,你看见的只是一头披上了伪装的狮子!我看上的男人,怎么会差?”

莉迪亚缓缓的説着,声音里面透着一股极其复杂的语气,眷恋、憎恨、愤怒以及一丝的不舍:“可惜的是,他看不上我……”

米歇尔惊讶的转过头,看着莉迪亚:“什么?我没听错吧?他眼睛瞎了吗?啊,是因为玛格丽特这个**的女人****了她吗?还是,阿加莎?天神在上,不会是阿加莎吧?这个平日里整天装淑女的家伙也会做这种事情吗?”。

米歇尔俊俏的脸上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光芒,似乎因为这个八卦而陷入了极度的兴奋当中。

莉迪亚却像没有感觉到她的存在似的,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唐杰以及阿加莎和玛格丽特,目光时而艳羡,时而迷茫,时而厌憎,时而惆怅。

唐杰并不知道这大厅之中有一个女孩正躲在人群中用一道冰冷的目光正盯着自己,他搜刮着脑海里面的笑话,一个接一个的讲着,然后看着眼前这两个不同气质不同类型的绝色佳人笑得前仰后合。

阿加莎的美是内敛型的,她笑的时候,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型,眼中秋波流转,如同破云明月,明媚可人,而玛格丽特的美是炽烈燃烧型的,她笑的时候,浑身颤抖,胸尖儿也跟着跳动,浑身上下説不出的****。

唐杰就算和玛格丽特互相敌对,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不愧是当年“帝都美人”伊莎贝拉的女儿,她继承了她母亲所有的美貌优diǎn,而且还继承了他父亲精明睿智的头脑。

在自己认识的女人当中,论相貌身段,论头脑眼光,似乎只有玛利亚能够与之一较高下,只不过玛利亚身上多了一股风尘之气,却没有玛格丽特这种与生俱来的妖娆却又端庄的贵族气息。

“至高神在上,你们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又一个搭讪者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的搭讪者来头更大。

唐杰看着一个身材中等,长着一个蒜头鼻,塌眉低眼,面容丑陋的男人微笑着看着他们。

这是储君柯克!

唐杰立刻意识到,这个男人就是公主安吉尔的未婚夫!

这个家伙长得还真是……丑啊!

唐杰下意识的在心里面説道,不过他很快便发现,在这张丑陋的面容下却有着一双目光如炬的眼睛,这个男人身姿挺立,虽然貌丑,但是气度不凡,顾盼神飞之间自有一股皇子独有的气势。

“我的殿下……”阿加莎和玛格丽特立刻退到一旁,恭恭敬敬的拎着裙子施了一个礼,唐杰则不得不跟着他们躬身行了一个外使臣的理解。

“免礼……都起来吧,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我们不要因为那些繁多的礼节而坏了我们的大好心情!”储君柯克笑着説道,他的声音低沉浑厚,极富磁性,造物主给了他极丑的面容,却给了他的嗓音,让人一听之下顿时对眼前这个男人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储君柯克发现唐杰用的是抚胸躬礼,这是一个平等性的礼节,而不是那种下级对上级的跪礼,他心中暗自便给唐杰下了一个评断:这是一个不甘居于人下的家伙!

“你一定就是唐杰船长了?”储君柯克虽然处心积虑的布置了一个可怕的圈套,就等着唐杰自己跳进去,从而触发整个机关,引起全局性的骚乱,他便可以从中争取到极为有利的政治姿态,可尽管机关算尽,眼下这个男人便是自己要陷害的对象,可柯克的脸上依然挂着温和而平易近人的笑容。

唐杰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打量着柯克,他一时间无比嫉妒这个男人,不是因为他的皇子地位,不是因为他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更不是因为他背后的丰厚财富,而是因为他在几天后就将迎娶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

阿加莎在一旁看见唐杰用一种锐利的目光放肆大胆的打量着储君柯克,她心中暗自发紧,生怕唐杰突然间发难,给储君柯克以难堪,她立刻便笑着打起了圆场:“我的殿下,您怎么知道唐杰先生是一名船长?”

柯克呵呵笑着,他意味深长看了唐杰一眼:“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能遮掩住光的乌云,也从来没有遮挡住风的高墙。像唐杰船长这样的人,无论走在哪里,想要将自己隐瞒在泥沙之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説着,他从旁边一名侍者的酒盘中,取过了一杯酒,对唐杰举了举,是以致敬:“为了尊敬的唐杰船长!”

阿加莎和玛格丽特都美目流盼的看着唐杰,纷纷举起自己的酒杯,一起説着祝词:“为了摩尔海峡的壮举,为了尊敬的唐杰船长!”

唐杰哑然失笑!

眼前的这三个人,除了阿加莎是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另外的两个人在严格意义上来説,都是和自己有敌对关系的人,可他们刚才説出这些祝词的时候,却让唐杰感觉到一种真心诚意的恭贺与敬佩,他们的目光真诚而清澈,不像是作伪。

但唐杰知道,他们都是老辣的政客,擅长控制自己情绪的高位者,自己虽然颇懂得一些权谋政略,但是和他们这些从xiǎo就在这种勾心斗角的环境中泡大的人比起来,他简直稚嫩得就像幼儿园xiǎo班比之博士生导师。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面对着这种**裸的恭维,唐杰心中越发的警惕,可他脸上却浮现起一丝笑容,他微微一笑,举起了酒杯,説出了自己的祝词:“为了我自己……”

阿加莎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按照礼节,唐杰现在应该回应:“为了殿下!”诸如此类的祝词,可这个家伙却厚颜无耻的全部笑纳了柯克和她们对他的恭维与祝词,还恬不知耻的自己恭贺自己,自己为自己説祝词。

脸皮厚到这种份上,也算是蝎子拉屎,独毒一份了!

如果换了其他一个人,这样説一句祝词,只怕柯克和玛格丽特顿时就拉下了脸,拂袖而去,开什么玩笑,这简直就是一个丝毫不懂礼节厚颜无耻的乡巴佬嘛!

可偏偏唐杰这一句话説出来,顿时让他们忍俊不禁,反而觉得这个戴着假头套,浑身透着一股滑稽感的男人有一种説不出的直爽率性之气

柯克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欣赏的眼神,而玛格丽特打量唐杰的目光却越发的饶有兴趣了,像是在看着一样绝世的珍品。

储君柯克笑了一下,他转过头,对阿加莎和玛格丽特説道:“能把这个英俊迷人得让我嫉妒发狂的家伙借给我一会吗?”。

阿加莎和玛格丽特各自咯咯一笑,恭敬的拎着裙子施了一礼,然后含笑退了下去。

柯克则站到唐杰是身旁,很自来熟的拍了拍唐杰的肩膀,笑着説道:“介意和我去一个清静一diǎn的地方喝两杯酒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