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陳三姐生死姻緣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30: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话说明朝嘉靖年间,徽州府泾县有座孤峰西山,也被人称之为周家冲。这周家冲有一周姓人家,其家有个小子,名叫周二郎,年方弱冠,其人不仅忠厚老实、勤劳善良,看上去显得大智若愚、文质彬彬,而且还生得体格魁梧,人高马大。由于家境寒酸,加上那时世宗,天下失政,严嵩父子在朝中,售官鬻爵,贪贿公行。因此,他屡次无缘科第,遂在山上常年以打猎、砍柴为生。就在周家的下面,有一条冲,唤作陈家冲,这陈家不比周家寒酸,是个大户人家,膝下有三个儿子,都是地地道道的老实庄稼人。这陈老大叫作良和,读了几年书,肚子里算有些文墨,终日干那挑担卖货的营生,常年走东村到西村的买卖东西。这老二时厉、老三玽言是个识字不多,但老实忠厚的农民,终日在家以农作为生。这陈时厉有个女儿,叫着陈三姐,真名秀丽,年方十有六,长得十分秀美,乌黑似水的长发,浅淡的眉毛,白里透红的面色,樱桃般的小嘴,娇小纤弱的身姿,穿着朴素,文彩飞扬,好似天上的仙女一般。也是合当有事,那周二郎上下山砍柴、打猎,每每从陈家门前经过,并于口渴时在陈家喝水,几番来去,他两个竟互通了姓名。  只说那周二郎由于经常在秀丽家喝水,这秀丽时日一长,竟对那周二郎有了想法。开始时还有些害羞,觉着他不过是个农夫,只是在我家喝水罢了,后来,竟天真地思虑道:他看上去是那样的勤劳老实,我若是能够日后嫁给他,穷则日子过得穷了些,到底也不失终身有伴了。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倒也罢了,每次一想起时,就不免脸红害臊,更有一件,自己家好歹也是个大户人家,若是真个嫁给那穷小子,家人哪里得来乐意?唉!至于那周二郎,他初次看见秀丽时,也不过是朝她笑笑,但时日一长,也对她有了想法,她怎么长得那样漂亮,家中又是那样的好,若是她家人能招我做个上门女婿,我能和她天天在一起,到底也无话可说,只是,就我家那样,她家人怎会同意?我又如何对她家人开口?  且说这两人心中有了那般想法,终究是青春年少,一段时间内,这秀丽看他就觉得脸上发烧,继而低下了头,只作没有看见他一般,那周二郎叫她,她也听见只作听不见。至于那周二郎,更是一见她就脸红,内心阵阵难受,总想和她多说几句话,却只说个名,就没了那个胆。有时候回到家中,夜晚躺在床上,想起秀丽的容颜来,只觉得她可能是自己值得信耐、依靠的人了,现在不能和她多说几句话,竟感伤地流下了眼泪。  却说这陈秀丽虽则年方十六,却是个极大胆的。终于有一天,她觉着再也不能那样想了,而是主动对他示好,当那周二郎一来时,就试探性地问道:“二郎哥心下觉着我怎么样呢?”那周二郎听得,不觉既惊讶,又激动,惊讶的是,她难道猜出了我的想法,怎么会突然问起这话来?激动的是,这是不是暗示自己,她对自己有意?想了想,只作沉默之状,有意不答。这秀丽见状,用手挠了挠头,故作戏谑道:“二郎哥,我不过是随便问问,你......”说到这个你字,她赶紧低下了头,心下想道,他在那里想些什么呢?是不是......也不知道过了许久,那周二郎到底给了她一句话道:“姐姐,小子觉着你还好啊!但只是,你刚才的话,好象还没有说完了,”这秀丽一听,方才回过神来,但只故作怒道:“我刚才问你话,你怎么半天才回一句?是不是.....”说着,两眼笑瞇瞇地盯着周二郎。那周二郎是个识趣的,猜出了其中的三分,听见她那话,察其神色,分明就是对自己有意,只是不好说破罢了,想到自己家贫,又有个富家女对自己有意,他也不再顾及什么颜面了,遂对这秀丽道:“你既然问起这话,那我有一句,可知当说不当说!”这秀丽听后,用手挠了挠头,因问道:“什么话?”那周二郎道:“可知我和你之间,若能终日在一起时,那该多好。”这秀丽一听,这话分明是二郎对自己表白,想了想乃先叹了口气,接着道:“此话果然当真?”那周二郎点了点头道:“那里有不当真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实话,我这时常在你家喝水,日子一久,竟也不知是哪跟弦搭错了脑袋,竟对你有了好感。只是,又害怕你不同意。”这秀丽听得,初时不免大吃一惊,继而又道:“既然你有意,我也有这心,只希望你是真心的,不是忽悠我。”那二郎听得,想了想乃道:“我对你有好感,怎能不是真心!倘若心中除你,再有别人,天地不容。”  从那后,他两个到底背着家人,渐渐相好了起来。每每到了晚间,或是农闲之时,那周二郎就和这秀丽相约,或是躺在树林中的草丛下,或是坐在林荫下,彼此互相说着不为人知的苦恼,兴致来时,少不得彼此相搂相拥而泣。至于云雨高唐之事,自然不免。但见:  晚风轻吹过处,有情人幽会相约。花开恁地鲜艳,映忖着真心真情。林荫阵阵凉快、月亮缓缓升起,月光照暖心房。软语温存,情谊体贴,尽兴处宛如同云里梦里。道不得巫山阳台无限好,行不尽夫妻双双把家还。但只若郎心知晓奴爱意,管情教生生世世不分离。  也有一些时,这秀丽来的早些,可那二郎还没有到了,就独自倚在门口,或是站在相约之处,一个人焦急而又内心激动的等待。  再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的感情由于屡屡幽会,到底也是日益深厚。一日清晨,这秀丽在溪边洗衣裳,那周二郎又来了,这秀丽见后,笑了笑乃道:“二郎哥,是你我二人这般有情,何不做对快活夫妻?虽然这日子过得穷苦些,到底也是有个伴。”那周二郎听得,心下想了想,是也是了,我和她这事,只是彼此有情谊,却瞒着家人不知,唉!乃叹了口气道:“这番好是好也,但只有一件......唉!”这秀丽听后,放下了手中洗的衣裳,接着笑了笑道:“是哪一件不好使不?还是?”那周二郎道:“是你我这般,是不是过于胆大,要是被家人知道,那该如何是好?”这秀丽听后,只当他心下有些害怕,想了想乃笑道:“这个算什么?我只中意于你,就是你死了,我也会终身守节,要么和你一起去死,追求真爱,也是你我的权力,何必在乎家人?”那周二郎听得,乃用手挠了挠头,接着叹了口气道:“只是,我家寒酸,不比你家富裕,和我在一起,你可能会受罪,你可不怕?”这秀丽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过了许久才道:“你怎么这般胆小怕事?况你我之间,只今已是夫妻,穷困富贵,我也不计较了。想来我家人要是知道,我和你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她们能说些什么?还不不同意,也得同意了。”那周二郎听说,乃笑了一笑,也就点头答应了。三天后,两人翻了翻《万年历》,但见这历书上分明写着:宜婚娶、出门远行,凡有事,皆吉。王母圣诞。见后心下皆喜,乃彼此下山,到得一个河边,先是焚香、点烛,接着男女对拜。那二郎发誓道:皇天在上,山河为证,我周二郎此生,愿得秀丽为妻,白头偕老,从一而终。这秀丽则道:大哉干元,我秀丽今日和二郎哥正式结为夫妻,日后当携夫之手,与夫同老。  话分两头。单表一日,那陈良和在贩卖货物的途中,遇见了下坊的一个姓杨的员外,名叫文华。只说这杨员外因常年在淮上做盐商,家中到底也是广有家资,但只一件,心下十分烦恼。原来,他有个儿子,名叫杨小二,年方弱冠,却弱不惊风、没有功名,实在难以娶亲。那陈良和在买卖之余,就和这杨员外谈了起来。这杨员外因对陈良和叹道:“我养了个让人难以省心的儿子,”那陈良和一听,想了想乃道:“员外怎说这话?”杨员外道:“我那儿子,眼看到了要成立家业的年龄,只可怜,他秉性懦弱、身材瘦小,一直没有人家愿意将闺女嫁给他。”那陈良和一听,心下大喜,想来自己家对比他家,那是何等寒酸,今番遇见了他这个发财的主,我家侄女要是嫁到他家,非但衣食无忧,而且能算得上贵人,想了想甚感欣慰,乃对那杨员外笑着道:“我家有个侄女,名叫陈秀丽,她长得十分漂亮,人也很是贤惠。你若是不嫌弃,就由我作主,许配给本府令郎,你道如何?”这杨员外听得,虽然心中有些不乐,但还是高兴得差一点蹦了起来,连声说道:“如此甚好,那就拜托于你。如果事情办成,我给你良田五亩,瓦屋三间。”那陈良和听得,连声道:“不敢!不敢!但有一件,等我侄女嫁到你家,须是要做个管理家事的。她的才能和品格,自和那南京的凤姐、阳谷的吴月娘有的一拼。你若让她管家,她保管你事事如意。”这杨员外听得,心下十分欢喜,站在一旁乐意地笑了。而那陈良和,则是点头哈腰,左声老爷来,右声老爷去。  只说那陈良和回到家中,就对陈时厉道:“如今我家大侄女,正赶上了一桩好姻缘了。”这陈时厉一听,先是一楞,接着问道:“什么姻缘?”那陈良和道:“这不,下坊的杨员外要将他的令郎于我们家作个女婿,别看那令郎是个三寸丁的物事,那员外家却广有家资。我那侄女如果嫁到他家,他家公子只听我家侄女的,我家侄女在他家做个管家,如此可好?”那陈时厉原本就是个庄稼人,一年忙碌辛苦到头,除了交给朝廷的赋税,能有多少富余?今番听得有此美事,想到能讨得个大户的主家的公子做女婿,心中如何不喜,乃一口答应了下来。  次日,这陈时厉就到那秀丽的房中,想了一想,方对那秀丽道:“闺女,你也这么大了,至今还不曾出阁,如今做爹娘的,能不着急?我们家虽然不是富贵,但也过得过。也是你好运,如今有一桩姻亲,说于你,不知你可答应?”那秀丽一听,先是一楞,我分明与二郎私自定下了终身,那姻亲莫非是二郎?如此甚合我意,只是……想了想乃问道:“爹爹,你说的那姻亲,是哪一家?”这陈时厉就将陈老大要将她说给杨员外家公子做媳妇、做管家奶奶的事,对女儿说了一遍。他本来以为,那秀丽听后定会高兴的了不得,不曾想,他不说便罢,一说,那秀丽听得不是二郎,竟哭了起来。这陈老二一见,心下觉得奇怪,便问秀丽道:“爹爹我给你说桩姻缘,你哭泣作甚?”那秀丽听后道:“女儿已经与周家冲周二郎私自定了终身,发誓彼此自当作百年夫妻。如今来了个什么员外的儿子,又是个三寸丁的物事,他那厮如何配我?”这陈时厉一见女儿跟他顶嘴,又听得她干的营生,不由得怒从心生,上前对着那秀丽的脸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接着怒吼道:“那周家算个什么回事?你的胆子现在也越发大了,竟敢自作主张,周家是个什么人家?下贱的小人家,咱们家难道不如他家?再说那私定终身,礼法不容。他是个无用的人,家境寒酸,连个官也做不成,就知道打柴打猎。你家爹不是官,好歹也是个大户,爹我有言在先,你要嫁他,不行,除非爹只当没你这闺女。”那秀丽听说,双手捂着脸来,哭着道:“没就没,小时候,是你们好生抚养了我一场至今,那时是你们管我。如今,女儿我长大了,就连女儿的姻亲,你们做爹娘的也要问上一问。可怜,我现在真个想死了,和二郎哥一起死了,如此,我和他到地府做鬼夫妻,若有来世,再不生在你们家了。”这陈时厉听得这话,心中分明犹如打破了五味瓶一般,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相劝为好,过了许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我的好闺女啊!为父的养你这么大,你却这般让为父的伤心。为父的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样?”说着不禁老泪纵横,那秀丽见后,想了一想,乃止住哭泣道:“爹爹,你还是别往心里去,你只答应女儿,让女儿嫁给周二郎,女儿还是你的女儿。”这陈时厉一听这话,只是摇了摇头,走出了秀丽的房门。从这以后,那秀丽因思周二郎,一连数日茶饭不思,原本如花一般的面庞,现在多了一丝愁痕,身子也日益消瘦。  无奈之下,这陈时厉只好找来陈良和和陈玽言,先是将那秀丽不愿嫁给杨小二,情愿嫁给周二郎的话与他两说了一遍,接着一脸难堪地对陈良和道:“只如今,我那闺女一心只想着那穷小子,而不愿嫁给杨员外家的公子,现在一连数日茶饭不思,大哥,你看如何是好?”这陈良和听后,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就先劝秀丽道:“我的大侄女,嫁个富人家,总是不受罪。嫁个穷人家,受苦受不得,还是听听劝吧。”秀丽听后,想都没有想就回答道:“叔叔,我的心意已定,就是死了,也不会变的。”听得侄女这等说,想到答应杨员外的事情可能不成,这陈良和竟气得原地直跺脚。倒是那陈玽言,看见二哥和大哥着急,连想都没想一下,乃随口道:“我看她嫁到周家,也不是坏事。女孩家,嫁谁还不是一个嫁字?”这陈良和本来就有些焦躁,现在听得老三的话,更是气急败坏地道:“国家有君臣,家中有兄弟。我在家是长,说话应该有用,可是现在,我讲话分明无用,有人还嫌韶,讲出的话莫不等于放屁!你们哪里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更有那秀丽,十分不知好歹,对长辈说话,那也是没上没下。你们可知道杨家是什么人,他家有钱有势,在朝廷中有后台,连知府、知县都怕他三分!你们再反对,再不从,担心打断你们的狗腿!”那陈玽言听得大哥的话,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好连连摆手作罢。 共 1571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闭经带来的危害怕你承受不了,尽早预防不孕
哈尔滨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腮腺炎治疗 淋病症状 大肠癌症状 青光眼症状 甲状腺炎治疗 强迫症治疗 结肠炎治疗 绿豆汤小组话题 卵巢、盆腔疾病 面霜小组话题 便秘食疗小组话题 肺结核最新资讯 失眠最新资讯 冠心病相关药品 新娘妆小组话题 女性不孕小组话题 多囊卵巢综合症 阴茎增大 百色妇科医院 乌鲁木齐妇科医院 梧州妇科医院 武汉妇科医院 营口妇科医院 长治妇科医院 嘉兴性病医院 平凉性病医院 永州性病医院 岳阳性病医院 淮安整形美容医院 吉首整形美容医院 宁德整形美容医院 徐州整形美容医院 阳泉整形美容医院 鹰潭整形美容医院 中山整形美容医院 珠海整形美容医院 漯河癫痫病医院 菏泽癫痫病医院 黑河癫痫病医院 南昌白癜风医院 莆田白癜风医院 莆田妇科医院 唇舌水肿及面瘫综合征医院 蜂螫伤医院 卡波西肉瘤医院 溃疡病出血医院 连续性肢端皮炎医院 老年急性阑尾炎医院 老年人原发性肝癌医院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医院 狼疮样综合征医院 良性淋巴细胞血管炎和肉芽肿病医院 老年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医院 老年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医院 毛细血管扩张综合征医院 郴州有哪些医院 福建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聊城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南京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吉林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吉林有哪些室缺医院 广西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南京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徐州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云南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甘肃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南通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小儿内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洛阳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安阳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濮阳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