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柳岸•恋】老婚(微小说)

时间:2019-09-14 08:56: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一桩老婚,一段故事,两个老人的婚姻,由天促成。无论何时,无论年龄几何,有情人终成眷属。老婚,既要婚姻之实,又不给婚姻名分,走不通,只能合法选择,别无出路。
“新人啊,请问这是哪位?”被茶客私封为“茶爷”的陈钟点头含笑,盯着坐在茶座上的宋晚清问。“可不是新婚。”宋晚清打趣。
“有眼不识泰山,还有不认识‘机爷’的!”茶客老黄向来抢先说话,“市农机局宋总工,人称‘机爷’,对农机,那可是‘机关算尽’……”
喝茶磨牙插嘴,机爷感到快乐,8 岁的他,看着年轻的,很失落,岁月怎么喜欢光顾自己的年轮,他宁愿这样去自寻烦恼地想。
机爷曾在某步兵机械化学校任教官,转业后对口分配进农机局,做工程师,人称“宋工”,因对农业机械认知精专,人呼“机爷”。老伴过世了三年,鳏身寂寞,想找伴的话不肯出口。
茶舍的老黄老颜都是再婚茶客,老黄77岁,再娶老伴61岁的跳舞大妈,天天心花怒放;老颜讨了52岁的镇妇联梅主任,让7 岁的年轮放出了光华。
话题不知不觉就转到了“暮色浪漫”上了,这是对机爷莫大的刺激,仿佛人家嘲笑他,可他羡慕。他想起人生两道坎,他又恐惧了。
人活过7 ,不见阎王再过三山;人到84,望百年美滋滋。明年自己就遇到了后面一道坎,自己也觉得这样的心态会郁闷死。哪怕茶客拿自己的浪漫故事嘲弄一下,他也舒服,可好事都归了老黄老颜,他们脸上的笑,仿佛就是戳心窝的刀。
大家不想尴尬地直白,便弄了一个新词叫“老婚”,机爷明白是晚年再婚的意思,他还有权利再婚么?没有。一个“婚”字,可没有洞房花烛的光亮,他觉得是昏昏沉沉。后来听说这个词是“实婚而无名分”,他觉得有点意思。
“陈老弟,给你说个事。”机爷脸色凝重,起身拍拍陈钟的肩膀,往屋外去了。机爷之前认识陈钟,尽管早年来往不多,可还算情投意合,且陈钟是老颜的月下老人,机爷感觉可以跟他吐心事。
室外阳光灿烂,机爷回头笑笑,点点头:“屋里憋气,透透风。”他是想给自己的心撬开一道缝。
“我想学老颜。”机爷直言,严肃地对陈钟说出想法。
“学他干什么!”陈钟喜欢开玩笑,其实他心知肚明。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是吧?”机爷说这话,生怕陈钟问年龄,他觉得这个年龄也没有饥饿感了。
陈钟当然明白机爷的意思,他在心中数着公司丧夫未再嫁的人选,根据机爷的意思,离婚的不要,机爷认为只要离婚就没有一个好鸟,陈钟知道他有偏见。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人的,知冷知饥的。”机爷亮出条件,陈钟伸出手指头掐算,年龄反差巨大,这不是“老牛啃嫩草”么!机爷的心依然蠢蠢欲动。
“行,我慢慢物色。”陈钟感觉棘手。这时期的女人被贫穷与饥饿折磨怕了,找一个像机爷能拿近万薪金的主儿,也应该可行,“是实打实,还是?”
“老婚。”机爷觉得这个词儿很地道,无需解释,一语中的,但他还是要说出理由,“在夹缝里好,走大路,怕是……”
人在夹缝里生存,就是戴着脚镣起舞,可偏偏机爷喜欢这样跳舞。他不管舞姿,只要不被误解就好,舞伴只要看上眼就可以,老年起舞,舞动个心情就可以。
机爷始终保持着入洞房的兴奋,茶香氤氲,茶客讲浪漫的故事仿佛成了给他的祝福,喜上眉梢。突然觉得,84岁根本就不是坎儿,他自算宿命,略通周易的他看出,金星正在入卦,应该得一玉人搀扶。诗意的卦象给了生死这道分水岭以向生之光。
第二个周,果然有宋姓女人被陈钟领进了他的门。
“呵呵,本家的,宋妹。”他搓着无措的手,有点结巴,他觉得“宋”字不好,总生出送别的离伤,“我晚清,怕太清净,妹……名是?”
“瑶芳。”宋瑶芳低首弄指轻声回复。机爷一听,心头大颤,“要房”?这代价实在巨大,房子是他与儿女周旋的高地,怎么每个人都要攻占这个高地?陈钟写出两个字,才尽释其疑。
陈钟并不说合,早把“老婚”的意思跟宋瑶芳说清了,他不想当灯泡,转身告辞。
谈判十分顺利。宋瑶芳每周两天休周末假,但平时遇到节假日,除年假外,没有小中长假。每月养妻款 000块,身份保姆,不得要挟结婚。宋瑶芳笑了,站起,要回家收拾行装,机爷一把拉住:“今晚就在这里,少什么,电话要人马上拿来。”
宋瑶芳一把推开机爷,伸手系好他的上衣领口,她相信这是个贴心贴意的动作:“宋老……老宋……尊敬的宋老……”嘴里没有选定一个合适的称呼,“哥,大哥……随你了,只是我们先接触……看看。”
“可不是,性急吃不了热糍粑……”本是宋瑶芳想劝机爷的话,机爷倒先自我释怀。
次日,他拿出一千块钱交给陈钟,特邀嘉宾老黄老颜夫妻,说,只邀请有共识的人,庆祝老婚,但必须守住秘密,他怕有不正经之嫌。
夜里,一对老婚人儿夜话一番。机爷看着窗外,毫无睡意。一轮冷月凄照着院子里的梧桐树,仿佛有雨打梧桐的意境,他想吟出一首词或一首诗,给今夜添暖,可偏偏这些诗意变成了儿子铿锵的“诗句”:
142平楼房务必完好留下,几十万存款务必完好无损,老爷子务必再活40年,务必让财富在无限的生命里增值,务必百毒不侵,百欲泯灭,静以养身,务必让一个德高望重的爸活成儿女心中的活佛……
机爷把儿子的意思浓缩成骨感的诗句,句句洗练,字字惊心。这几个“务必”,就像奔赴战场的死命令,不能打折扣。
他还是庆幸自己天衣无缝的安排,周末儿女回家,一如平常。
机爷也有晚节不保的自责。可机爷还是在夹缝里找到了一条生路,且生得光荣。既晚节不失,又找到了生命的晚照之光。真是人如其名,机爷就是机爷。瑶芳,既是保姆,又要履职,尽管更多时候是象征性的,但需要胜过空虚。
老婚的前几个夜,夜色总是迷离,机爷总不能入睡。
“哥,我知道……哥有心事。”瑶芳将攥出了汗的纸条放进机爷的手心。机爷开了床头灯,文字在花镜下不断放大。
“什么也不要?先过着看,好吗,芳?”机爷想不透这个身边人。
“明天有时间,我们去公证一下吧,我受不了别人看我贪财的眼光,老了,我只想有个无风无雨的家。”瑶芳闭着眼说。机爷只一句:“亏你的事,我做不出!”
瑶芳来了,盐油定量,饭菜淡香,脸放红光。机爷常常这样炫耀,几年没有离手的拐杖也扔掉了。
机爷和瑶芳相互恩爱,但不是有爱无恩。他提前兑换了崭新的“蛋黄”票(二十元的面值)。周末,瑶芳要回家,他抽出两张给她来回打车。瑶芳是“三年灾害”的产物,每次都想省下钱,徒步六七里路。
细雨迷蒙,没有给瑶芳带来如云如雾的美妙感,她穿路的时候被一辆汽车撞倒了,双腿骨折。
官司处理很简单,私家车依法赔偿医疗费。机爷去医院陪床的第二天,劳动仲裁委员会的冷科长来了,递给了机爷一纸文书。
是文书,不是判决书。这让机爷稍微安心少许。根据劳动仲裁法,机爷是雇主,要赔偿瑶芳6万的劳动保障款。
“我们是夫妻啊。”机爷瞪眼申诉,无奈地摊手。
“结婚证呢?”刘科长伸手索要。
“口头的,算不算?”机爷机智。
“不算。”刘科长依法坚持,没有回旋的余地。
气氛僵持。瑶芳无语。
机爷的儿子女儿来了。
“老爸,这个年龄还舍己救人啊!”儿子怒气冲冲,瞥一眼卧床的瑶芳,很无语,只能吞声。
“你阿姨的两个儿子刚刚来过,他们只要我们好,啥也不图……”机爷没说完,儿子给他做了闭嘴的手势,一脸不屑。
“不就是个保姆?辞了,钱我们出。”女儿一言定案。
“刘科长,文书我收下。”机爷接过折叠入兜。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儿子愤愤然,小声嘀咕道。
“这不还没误你阿姨性命么!”机爷翻翻白眼,看着瑶芳说:“芳,出院了,我给你转正,不要‘老婚’,正式办一次……婚,搀着大哥去办证!”机爷伸出一臂,示意瑶芳。
瑶芳疑惑地看机爷。机爷点点头,他明白,新婚的责任和代价要胜过老婚。不明不白,昏昏沉沉,不是他想要的。
“房子,存款……爸,可得想清楚。”儿子提醒。
“共同拥有,协商裁割。”机爷握住瑶芳的手。

共 29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 这是一篇生动的小小说。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首歌。机爷晚年丧偶,自是精神颓靡,偶尔在茶社听说老婚这事儿,蠢蠢欲动,这样,在热心人陈先生的介绍下,瑶芳来到了机爷家,开始了有实无名的老婚生活,期间,一个家有了女人自是有了生机和活力,两位老人相处融洽,但一次有惊有险的车祸,让这个暗处的老婚浮出水面,,机爷在儿女面前对瑶芳坚定地说,办结婚证!这是他对再婚认识的清醒,一种顿悟,非常难得,婚姻生活真正地名符其实,在这么个有限的篇幅里反映了普通人的心理活动,非常到位,如冯梦龙的三言二拍,具有普世意义。通过这么一对老人再婚的曲折经历,警示人们要高度关注空窠老人的幸福生活,让老人安度晚年,也是儿女的孝心和责任;同时刻画了一个聪明有心机的老人“机爷”形象,敢作敢为,有担当,敢于争取自己幸福生活的可爱老人形象,从他初的谨慎也隐隐暗示社会还是要对这样的一部分群体要多一分理解宽容和尊重。小文短小精悍,行文流畅,通过特色对话塑造出生动的人物性格,情节转换无痕,矛盾点既有正面交锋,也有心理纠结,故事处理拿捏细致。好文推荐阅读。【编辑:鲁紫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01001 】
1 楼 文友: 2019-06-01 08:14:04 一段夕阳红长相伴沉甸甸的承诺,一段老年人曲折的再婚经历,很温暖,感谢分享柳岸,问候老师,祝创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6-01 08:19: 6 谢谢紫苏老师精彩编按,甚和小文主旨。机爷这个人物,常常被大家误解为太有心机,其实,他的精明足以让闲话和猜疑停止。晚年的婚姻,多半是保姆式的,婚姻有实而无名,一方的权益难以保障,车祸事件就是一个警示,怎样对待严肃的婚姻,机爷的行动做了回答。夹缝里的婚姻,往往受到诟病,也容易出现纠纷,机爷也知道婚姻是有代价和责任的,他就是这个年龄还要承担,应该是我们值得尊重的。遥握,谢谢编辑,辛苦了。问安。
2 楼 文友: 2019-06-01 09: 2:07 老师的小说挺接地气。现代人的婚姻本就充满太多功利性与变数,何况是晚年婚姻了。半路老夫妻要面对疾病的考验,双方子女能否接纳,尊重对方,也是横在其中不可忽略的问题。所以很多老年人既渴望有个老伴,照顾饮食起居,互为拐杖,陪着说说话,又担心陷入一地鸡毛中反添烦恼,还是只得作罢,选择了在孤独中了此残生。我个人以为,老婚也是极其考验男女双方人品与实力的,缺一不可。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6-01 11:16:21 机爷是在感情和法理的接触上理解老婚,选择合法,这也是婚姻得意保障的根本,婚姻不能没有代价的啊,任何在夹缝里游戏,都是对婚姻的游戏,且会出事。谢谢知足老师到访留墨鼓励。您的点评一针见血。点赞。遥握。
 楼 文友: 2019-06-01 10:10:21 老人再婚是一种艰难的选择,阻力很大,决心很难下,可喜的是这里的故事给老人一线光明 偶尔写文学作品,乐在其中也
回复  楼 文友: 2019-06-01 11:18:04 谢谢谷泉老师到访留墨。是啊,机爷就是个榜样。任何婚姻,必须有代价,机爷的精明在这里,不侥幸不游戏,认真对待,敢于担当才是婚姻的真髓。遥握问候谷泉老师安。
4 楼 文友: 2019-06-01 14:40:00 语言优美,情节生动,接近现实。爱情不是年青人的专利,老年人也应有之,更应得到社会的承认!作品人物形象塑造成功,反映出老人的晚年生活引人深思!是篇成功的作品!欣营学习,问好老师!祝创编愉快!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4 楼 文友: 2019-06-01 14:4 :14 谢谢前进老师到访留墨鼓励。是啊,老年人也有想法,也有自私,总想在利益的圈子里得利而不想履行责任,但现实告诉我们,婚姻只有在名正言顺下才过得开心,危险就小。机爷是精明的,精明在于他知道婚姻是需要代价的,幸福需要担当。遥握问安!
5 楼 文友: 2019-06-01 15:07:45 欣赏,正能量传播。老婚不老,夕阳无限好。老师您。
回复5 楼 文友: 2019-06-01 15:24:20 谢谢东辰老师点评鼓励。美好在每天,谢谢,遥握。
6 楼 文友: 2019-06-01 22:2 :28 恭贺美文搞精,有酒没?
回复6 楼 文友: 2019-06-01 22:26:41 有酒敬你三千盏。谢谢东辰老师始终关注怀才抱器。谢谢支持鼓励。遥握!
7 楼 文友: 2019-06-01 22:49:16 祝贺老师的微小佳作获精!欣赏学习,问好老板!祝创编愉快!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7 楼 文友: 2019-06-01 22:51:55 谢谢前进老师始终关注鼓励怀才抱器,携手柳岸,尤其努力。遥握!
8 楼 文友: 2019-06-01 2 :16:07 很现实的题材,很好看的小说,环环相扣,一波三折,心理描写细腻生动,语言精炼爽利,成功塑造了机爷这一人物形象,引导人们关注老年人晚年精神方面的需求。耐人寻味的微小说,欣赏学习~ 沉积心灵的悸动~~
回复8 楼 文友: 2019-06-02 06:08:42 谢谢菁茵老师到访留墨鼓励。菁茵老师的点评一针见血,揭示了小说的社会意义。向你学习,不断创作好作品。遥握问候夏祺!
9 楼 文友: 2019-06-02 07: 2:00 渴望的心理,尴尬的同居,坚定的转折。故事一波三折,结局出人意料,表现了人性的美好。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9 楼 文友: 2019-06-02 07:50: 0 谢谢鸿鲲老师精彩简练的雅评。问候安!
10 楼 文友: 2019-06-02 07:52:51 老师三干杯恐不够,更正。是摘精。
再贺总编。文文炫彩。欣赏了。
回复10 楼 文友: 2019-06-02 07:56: 8 谢谢东辰老师留墨鼓励。放飞柳岸,精彩属于我们。遥握。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孩上火怎么办
小孩子流鼻血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